公告版位
※今年好像出外玩樂玩得有點過頭了……!

翻譯banner  

上個星期,教會的傳道打電話給我,說星期天英文部的牧師要來我們普通話部講道,問我可否擔任當天的翻譯。聽到這個邀請,我一開始真的很想拒絕,因為感覺壓力很大。但再想想受了那麼多的翻譯訓練,哪有藉口說我不行?哪有理由拒絕?所以只好硬著頭皮答應。

計畫先聯絡這位英文部的牧師,請他把當天要應用的聖經經文預先告知,最好一併把一些將使用到的聖經專有名詞也列下,好讓我預先準備一下。沒想到,牧師非常好,預先將整篇講道的英文稿發了給我,哇,這下就不用擔心了。

適逢過年期間,有點忙碌,心想著反正已經拿著講稿,之前那晚看看,圈出專有名詞就好了,因此就將稿擱在一旁,還真的等到星期六晚吃過團年飯後,才開始預備。

拿著講稿,邊看邊試譯一下,糟糕,發現自己翻得卡卡斷斷,一點也不流暢。心中揚起一個念頭,算了,明天上台再算。但再想想,覺得自己好不負責喔,如果沒有講稿在手,沒辦法預備也就算了。明明牧師已經將將稿發了給我,怎能那麼草草了事,不好好預備。

反省之下,決定要好好下一番苦工,因此就開始將講稿筆譯一次。這下可好了,足足花了我約四個小時,完成翻譯時,已經是凌晨三點多。

第二天早上把譯稿打印出來,圈出比較難的句詞。

回到教會,傳道問我,有那麼多翻譯經驗(其實根本沒有很多啦),應該不會緊張吧!誰說的,我可是緊張得很,深怕待會翻譯不順利,卡著卡著。

再跟當天的講員,英文牧師溝通一下,他說待會不會完全按照之前給我的講稿講,因為時間可能不夠,就是留意他所說的,照當場內容翻譯就好。

上台前,緊張得要命,不斷禱告,求主給力量,給我平安的心。也特別感謝傳道,禱告時不單為當天的講員禱告,還為我這個小角色──翻譯員禱告。

終於要上台翻譯了,第一次與這位講員合作,其實有點擔心,雖然他的講道很出色,但偶爾也還是有一兩句或一兩個詞沒聽懂,這時就非常感激上翻譯課時老師教授的技巧,真的大派用場。

聆聽牧師講道時,有時會膽戰心驚,深怕下一個句出來是我完全沒聽懂的。但每當順利、甚至能夠用優美詞句翻譯出來,又會很高興。

我想翻譯就是這樣,永遠都在緊張壓力下,但又很享受那種將語句從一種語言翻譯到另一種語言的奇妙!

理出這次翻譯的小心得:

一、口譯與視譯的區別

視譯指看著文字稿,用口說翻譯出來。其實口譯與視譯還真的有很大區別,視譯時,因為看著眼前的文字稿,我很容易被文字、語序所限制,想著要如何翻出和文字稿差不多,反而侷限了自己口說出的翻譯。但在講台作口譯時,因為只是聽,然後翻譯,拋棄了文字稿的包袱,反而變得流暢了,也靈活多了。

看來我要在視譯上加強訓練。

二、列出中英對照聖經經文

這次雖然已經預先獲知牧師會用到哪些聖經經文,但我也只有把中文經文列出,想著反正牧師會說幾章幾節,我可以跟著這線索找到對照經文。卻忽略了有時牧師只把一部分讀出來,沒有英文對照,我有時會搞不到懂到底在讀哪裡,唯有硬著頭皮把全部都讀出來。如果有中英對照,就可以比較好解決了。

三、翻譯技巧──擴大詞性範圍

翻譯時,有時會遇到一些詞語,不太確定他的準確意思,又或者一時之間找不到準確的翻譯詞彙。這時我會採用擴大詞性範圍的技巧,也就是將改詞彙的上位詞代替原來的詞彙。舉例說:

講員說:”my wife is half Dutch”

我一時想不起來Dutch 是德國人、丹麥人,還是荷蘭人?與其花時間細想,其是也不會有時間給你細想。可以擴大這翻譯的範圍,「歐洲人」是 “Dutch”(荷蘭人)的上位詞,所以可以翻譯為

我的太太有一半歐洲人血統。

這樣就不會錯了,因為荷蘭的確是歐洲的一部分。

*上位詞(hypernymsuperordinate),指概念上外延更廣的主題詞。例如「花」是「鮮花」的上位詞,「植物」是「花」的上位詞。

這招真的很好用,整段翻譯過程,我就不只一次用到。另一次是,牧師提到聖經書卷啟示錄。聽到”Revelation” 一詞,我很確定是指聖經最後一卷書,但偏偏又突然想不起她的中文詞,沒有時間多想了,就直接用她的上位詞「聖經」,翻不成「啟示錄如此記載」,就翻「聖經如此記載」,意思沒有錯,只是籠統一點,可以蒙過關,哈哈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奶茶流浪記の秘密花園

小琳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訪客
  • 謝謝您的分享
    很受用
    期待未來也能像您一樣用口筆譯為主大大發光
  • 晓思
  • 嗨,你好!我偶然在网上看到关于医疗翻译的部落格,想问你一些问题,可以吗?

    想请问姐姐,你是美国人,并在台湾留学念过医疗翻译是吗?我想到台湾念同样的科系,但不懂姐姐有没熟悉或可以介绍的学校?谢谢。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